是比较喜欢我们的服装

 拉斯维加拉斯357cc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3 14:07
是比较喜欢我们的服装

是比较喜欢我们的服装,至少不会骚扰别人的视神经。”
    “因为我们大多数人,身上除了灰色还是灰色吗?其实有些人很讨厌这种流行,我就听过有人形容为‘穿了一身尘土’。而且,也许正是因为基地流行无色的服装,这些人才故意穿得五颜六色,用以强调他们的独立地位。反正,这些你都得学着适应。来吧,詹诺夫。”
    当两人向柜台走去时,原先在隔间里看新闻报表的男子突然起立,向他们迎面走来。他脸上堆满笑容,身上的衣服刚好也是灰色系的。
    崔维兹起初并未望向那人,没想到他一转头,整个人就僵住了。
   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。“银河在上——詹诺夫,是那个叛徒!”
    
第十二章  
 特 务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01
    
    
    端点星议员曼恩?李?康普向崔维兹伸出右手,表情看来有些犹豫。
    崔维兹用严厉的目光瞪着那只手,没有作出任何回应。他将脸转向一旁,对着空气说:“我明明不该搅扰异邦行星的平静,以免惹上一场牢狱之灾,但是这个人如果再向前走一步,我就顾不得那么多了。”
    康普陡然煞住脚步,犹豫了一下,又用迟疑的目光望了裴洛拉特一眼,才终于低声说:“能不能给我机会说几句话?作一番解释?你愿意听吗?”
    裴洛拉特轮流望着这两个人,长脸稍微绷紧了一点。他说:“这是怎么回事,葛兰?我们来到这么远的世界,你竟然立刻碰到熟人?”
    崔维兹双眼紧紧盯着康普,却故意稍微转身,表示他是在跟裴洛拉特讲话。他说:“这个人类——这点我们可以从他的外形判断——曾经是我在端点星上的朋友。我对朋友一律以诚相待,因此毫不保留地信任他,什么事都对他说,其中有些想法也许并不适合公开。结果,他显然将我说的话一五一十转述给有关当局,却又懒得把这件事告诉我。由于这个缘故,我一步步钻进一个圈套,害得我如今遭到放逐。而现在这个人类,竟然还希望我把他当成朋友。”
    他终于转头面对康普,同时伸手梳了一下头发,结果却是把一头鬈发弄得更乱。“你,给我听好,我的确有个问题要问你。你到这里来干什么?银河那么大,你为何刚好在这个世界上?又为何刚好在此时出现?”
    康普的右手维持着原来的姿势,直到崔维兹说完这番话才缩了回去,他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。原本几乎是如影随形的那股自信也不见了,使他看起来有些忧郁,而且不像已有三十四岁的年纪。“我会解释的,”他说,“可是得让我从头说起!”
    崔维兹迅速四下望了望。“在这里?你真想在这里谈吗?在这个公共场所?你要我在听够了你的谎言之后,当场把你打趴下?”
    康普举起双手,手掌贴着手掌。“请相信我,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然后,他立刻猜到对方会如何回应,赶紧补充道:“你也可以不必相信,没有什么关系,反正我说的是实话。我比你们早几个小时抵达这颗行星,已经作过一番调查。在赛协尔,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。不知道基于什么传统,今天是他们的沉思日。几乎人人都待在家里,或说理当如此。你可以看到这里门可罗雀,总不至于天天这样吧。”
    裴洛拉特点了点头,然后说:“我本来也在奇怪,这里怎么会如此冷清。”他凑到崔维兹耳旁,悄声道:“为什么不准他说话呢,葛兰?他看起来好凄惨,可怜的家伙,也许他只是想道歉。你不给他机会,似乎有点不公平。”
    崔维兹说:“裴洛拉特博士好像很想听听你的说法。我愿意接受他的意见,不过你最好长话短说。今天也许是我发脾气的好日子,既然人人都关在家里沉思,我制造的骚动可能不会引来执法者。明天我大概就不会那么好运,为何白白浪费这个机会呢?”
    康普用很不自然的声音说:“听着,如果你想打我一拳,那就来吧。我根本不会出手招架,懂了吗?动手吧,打我啊,可是一定要听我说!”
    “既然这样,你就动口吧,我会耐着性子听一会儿。”
    “首先我要告诉你,葛兰……”
    “请称呼本人的姓氏,我跟你没那么熟。”
    “首先我要告诉你,崔维兹,你完全说服了我,使我相信你的说法……”
    “你掩饰得太好了,我当初真以为你把它当成笑话。”
    “我故意装成在听笑话,才能掩饰心中极度的不安。听我说,我们坐到墙边去。即使这个地方冷冷清清,也难免会有一两个人进来,我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注意。”
    于是三个人缓缓跨过大厅。此时康普又露出心虚的笑容,但仍旧跟崔维兹保持一臂之遥。
    等到他们坐定之后,才发现椅子会随着体重凹陷,重塑成各人臀部的形状。裴洛拉特显得惊讶不已,像是想要赶紧跳起来。
    “别紧张,教授。”康普说,“刚才我已经领教过了。这个世界注重生活上的舒适,他们在某些方面比我们进步。”
    他将一只手臂搁在自己的椅背上,转身面对崔维兹,改用轻松的口气说:“你令我感到不安,令我相信第二基地的确存在,害得我不知如何是好。想想看,假使一切属实,那会有什么严重后果。难道他们不会设法对付你吗?不会除去你这个心腹大患吗?如果我表现得像是相信了你,我可能也会被一并解决。你了解我的意思吗?”
    “我只了解你是懦夫。”
    “血气之勇有什么用?”康普的语气十分诚挚,一对蓝眼睛却射出怒火。“那个组织有能力重塑我们的心灵和情感,你我能够抵抗吗?我们若想和他们对抗,首要之务就是不能让搜集到的情报曝光。”
    “所以你深藏不露,因而安然无事?但你并没有瞒着布拉诺市长,对吧?这样做难道不冒险吗?”
    “没错!但是我认为值得这样做。如果始终只有我们两人私下讨论,可能只会导致我们受到精神控制,或者记忆全被抹除。反之,假如我将整件事告诉市长——你也知道,她跟我父亲很熟。家父和我都是来自司密尔诺的移民,而市长的祖母……”
    “是啊,是啊,”崔维兹不耐烦地说,“再往前追溯几代,你的祖先就能追溯到天狼星区,你跟每个人都讲过这些事。言归正传吧,康普!”
    “好,我终于让她听进去了。只要我能利用你的论证,说服市长相信危险的确存在,联邦也许就会采取某些行动。如今,我们已经不像骡出现时那般无助。至少,这个危险的讯息可以散播出去,让更多人知道,这样我们两人就不会特别危险。”
    崔维兹用讽刺的口吻说:“危及基地来换取自身的安全,真是爱国的最佳表现。”
    “那只是最坏的结果,而我当初指望的是最好的结果。”他的额头开始渗出细小的汗珠,对于崔维兹始终不变的冷嘲热讽,他似乎一直咬紧牙关忍耐着。
    “而你并未把这个高明的计
标签:拉斯维加拉斯357cc

上一篇:划告诉我
下一篇:人的生命财产都没有保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