坚迪柏是最年轻的发言者

 拉斯维加拉斯357cc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3 14:11
坚迪柏是最年轻的发言者
成致命的错误。
    坚迪柏是最年轻的发言者,他曾经得罪圆桌会议全体成员,却又摆脱了制裁。他这么做,等于将他们羞辱了一番。见到他成为第一发言者的预定人选,谁也咽不下这口气。
    本来,想再击败他是很困难的事,但现在他们都会记住,德拉米是多么容易就使他出丑,他们在一旁又看得多么开心。今后,她能轻易用这件事实说服众人,说他既不够成熟又缺乏经验,不配担任第一发言者。当坚迪柏在外执行任务时,他们会联合起来向第一发言者施压,强迫他改变决定。纵使第一发言者坚持初衷,坚迪柏当上第一发言者之后,也将面对一个众叛亲离的圆桌会议,永远不会有任何作为。
    一瞬之间,他预见了一切可能的发展,因此他的回答仿佛没有丝毫迟疑。
    他说:“德拉米发言者,我很钦佩你的洞察力,本来我是想给诸位一个惊奇的。其实,我的确打算带那个阿姆女子同行,但并非完全基于你提出的那个好理由。我想带她一起去,是因为她具有与众不同的心灵。诸位都检查过那个心灵,亲眼目睹了它的结构:难以想象的聪慧,但更重要的是澄澈、单纯,全然没有任何心机。外力一旦碰触到它,一定不会毫无痕迹,我确信诸位都会作出这个结论。
    “因此,德拉米发言者,不知道你是否想到过,她可以扮演绝佳的预警系统。我可以通过她的心灵,侦测出异类精神力场出现的征候,我相信,她会比我更早发现敌踪。”
    会场顿时呈现诡异的宁静,坚迪柏便以轻松的口吻说:“啊,你们全都没有想到。没关系,没关系,这并不重要!现在我要告辞了,我们不能浪费任何时间。”
    “慢着。”德拉米第三度由主动转为被动,问道,“你打算如何进行?”
    坚迪柏微微耸了耸肩,然后说:“何必在此讨论细节呢?圆桌会议知道得愈少,反骡愈不会想侵犯诸位的心灵。”
    他这样说,听来像是将圆桌会议的安全摆在第一位。他也使心灵中充斥着这种想法,并且让它显露出来。
    这番话让他们十分受用。而他们一旦感到满意,或许就不会怀疑坚迪柏是否真的知道该怎么做。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06
    
    
    当天傍晚,第一发言者与坚迪柏作了一次晤谈。
    “你的想法没有错。”他说,“我忍不住扫过你的心灵表层之下,知道了你认为我不该宣布那件事,这点我不否认。她经常不露痕迹地僭取我的地位,因此我想用同样的手法还击;我操之过急,想尽早将无止无休的笑容从她脸上抹去。”
    坚迪柏柔声说:“或许您应该先私下知会我,等我回来之后再正式宣布。”
    “那样,我就无法给她来个迎头痛击。这只是第一发言者的一个可怜心愿,我自己也了解。”
    “这样做并不能让她死心,第一发言者。她仍旧会设法谋取这个位置,也许还会更加名正言顺。我确定有几位发言者,将公开表示我该婉拒这项任命。他们不难提出许多理由,辩称德拉米发言者是圆桌会议上的佼佼者,能够成为最佳的第一发言者。”
    “她是圆桌会议上的佼佼者,离开会场就不是了。”桑帝斯埋怨道,“她看不见真正的敌人,她眼中的敌人只有其他的发言者。当初,根本不该让她成为发言者。听我说,要不要我下一道命令,禁止你带那个阿姆女子同行?我看得出来,德拉米让你没有选择的余地。”
    “不必,真的不必。我提出的那个理由,并不是我信口胡诌的,她真的可以当我的预警系统。如果不是德拉米发言者那样逼我,我还想不到这一点,所以我真该感谢她呢。我深信,那女子会派上非常大的用场。”
    “那就好。对了,我也没有撒谎,我真的相信你总会有办法解除这个危机——只要你肯相信我的直觉。”
    “我想我会相信的,因为我也同意您的看法。我向您保证,不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不会让您失望。无论反骡或德拉米发言者搞什么鬼,我都会回来接任第一发言者的职位。”
    说这番话的同时,坚迪柏也在检视自己的心灵。对于这次单枪匹马的太空冒险,自己为何那么兴奋,那么急切?当然是因为他怀抱着雄心壮志。普芮姆?帕佛曾经有过类似的行动,所以他要证明史陀?坚迪柏也办得到。等到他凯旋归来,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就任第一发言者。然而除了雄心,是否还有其他原因?实战的诱惑?还是由于自己成年后,一直锁在这个落后行星的隐匿角落,因而想要寻求一点刺激?他不尽然了解自己的心态,但他知道自己实在太想去了。
    
第十一章  赛协尔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01
    
    
    太空艇完成一次所谓的“微跃”之后,原先一颗闪亮的小星星,逐渐变成一个球状天体。詹诺夫?裴洛拉特目不转睛地盯着显像屏幕,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。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——住人的赛协尔行星、该行星系的第四颗——也慢慢变得更大更显眼。
    裴洛拉特膝上放着一个手提显像装置,上面映着电脑画出的赛协尔行星地图。
    崔维兹曾经访问过数十个世界,因此表现得分外沉着。“别急着拼命看个不停,詹诺夫。我们得先经过报关站,手续可能很冗长。”
    裴洛拉特抬起头来。“当然只是例行手续吧。”
    “是的,不过仍然可能很花时间。”
    “但如今是太平岁月啊。”
    “当然,但这只保证我们可以通过。不过,他们至少要注意到生态平衡的问题,每一颗行星都有各自的生态,谁也不希望受到破坏。所以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检查每艘入境的船舰,看看上面有没有不受欢迎的生物或传染病。这是一种合理的预防措施。”
    “我觉得,这些东西我们都没有。”
    “没错,我们没有,而他们将会确定这一点。但是你还要记住一件事,赛协尔并非基地联邦的成员,为了展现独立自主的地位,他们一定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    一艘小型太空船飞了过来,不久,一名赛协尔海关官员登上他们的太空艇,准备进行检查。崔维兹没忘记军旅生涯的训练,用利落的口气说:“这是远星号,来自端点星,相关证件在此。它毫无武装,是私人航具。这是我的护照,还有一名乘客,这是他的护照,我们两人是观光客。”
    海关官员穿着一件以深红为主色的俗丽制服。他的两颊与上唇刮得干净,下巴的左右两侧则蓄着两簇短须。他问道:“基地的太空船?”
    他的发音很不正确,但崔维兹既没有纠正他,也不敢露出笑容。银河标准语分化出许多方言,每颗住人行星都不太一样。大家各有各的口音,只要互相能沟通就行了。
    “是的,长官。”崔维兹答道,“基地注册的航具,由私人所拥有。”
    “非常好。你的装载呢?请告诉我。”
    “我的什么?”
    “你的

标签:拉斯维加拉斯357cc

上一篇:装载
下一篇:到德拉米发言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