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德拉米发言者

 拉斯维加拉斯357cc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3 14:12
到德拉米发言者

到德拉米发言者,并没有指定她做我的继任者。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    “我向您致歉,第一发言者。我应该说:在我完成任务归来之际,假设您指定德拉米发言者作为继任者,可否请您务必劝戒她……”
    “将来我也不会让她做我的继任者,绝不会有例外。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第一发言者作出这项声明的时候,心中不禁产生一阵快感。这无异向德拉米迎面狠狠击出一拳,他再也想不到更能羞辱她的办法了。
    “嗯,坚迪柏发言者,”他又问,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    “只能说我给搞糊涂了。”
    第一发言者再度起立,然后说:“德拉米发言者的确具有领导统御的天分,可是身为第一发言者,光具有这种特质还不够。坚迪柏发言者能见人所未见;他面对圆桌会议的一致敌意,却能迫使大家重新考虑各项决定,最后说服大家同意他的观点。德拉米发言者把追查葛兰?崔维兹的责任,置于坚迪柏发言者肩上,我虽然怀疑她的动机,不过这个重担的确非他莫属。我知道他会成功,我相信自己的直觉。坚迪柏发言者归来后,将成为第二十六代第一发言者。”
    说完他立刻坐下来,其他发言者开始急着表达自己的意见,会场充满了由语音、声调、表情及思想汇成的喧嚣。第一发言者毫不理睬各式各样的噪声,只是茫然瞪视着正前方。他心中很清楚,该做的终于做了,而且还有几分出人意表。能够放下这个重责大任,应该算是人生一大解脱。其实他早该这样做,可是以前没有这个机会。
    因为直到现在,他才找到一位适当的继任者。
    然后,不知不觉,他突然感应到德拉米的心灵,于是抬头向她望去。
    谢顿在上!她竟然出奇地平静,脸上还露出笑容。她并未显露失望或绝望,这代表她还没有认输。他不禁怀疑是否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,但她还有什么王牌可出呢?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05
    
    
    表现出悲愤与失望若能有什么用,黛洛拉?德拉米会毫不保留地发泄一番。
    那个控制圆桌会议的老笨蛋,还有那个幸运之神宠幸的小白痴,如果能让这两个人吃点苦头,她一定会享受到复仇的快意。但她图的并非一时之快,她还要些更具体的东西。
    她要当上第一发言者。
    哪怕只剩一张牌可出,她也要打下去。
    她淡淡一笑,同时举起一只手表示准备发言。她故意让这个姿势维持一阵子,以便当她发言的时候,其他人不但都会住口,而且会保持绝对肃静。
    她说:“第一发言者,正如坚迪柏发言者刚才讲的,我绝不反对您的决定。选择继任人选是您至高无上的权利。我现在发言,是想对那项如今已成为坚迪柏发言者的任务,提供一点浅见,希望能有所贡献。我可否解释自己的想法,第一发言者?”
    “说吧。”第一发言者随口答道。他感到她未免太客气、太温顺了。
    德拉米严肃地低下头来,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。她说:“我们也有太空船,虽然不像第一基地的那样先进,仍然可供坚迪柏发言者使用。我相信他和大家一样,懂得如何驾驶太空船。银河中每一颗重要的行星上,都驻有我们的人,不论他到哪里,都会有人负责接待。此外,既然他完全洞悉目前的危险,就连那些反骡也无法再加害他。纵使我们懵懂未觉,我猜他们仍然只会选择低层人员下手,甚至利用阿姆农民。当然,我们将对第二基地所有的心灵,作一次彻底的检查——包括每一位发言者在内,虽然我确定我们都安然无事,因为反骡不敢在我们身上妄动手脚。
    “不过,坚迪柏发言者没有理由无谓冒险。他并不打算做冲锋敢死队,因此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最好能做某种程度的伪装,以免让对方发现。他若能以阿姆行商的身份出发,将对这项任务有很大的助益。我们都知道,当年普芮姆?帕佛闯荡银河时,便是假扮成一名行商。”
    第一发言者说:“普芮姆?帕佛那样做,是因为有特殊的目的,坚迪柏发言者却没有这个需要。如果真有必要采取某种伪装,我相信聪明的他一定乐于采用。”
    “对不起,第一发言者,我想提出一个巧妙的伪装。相信诸位都还记得,普芮姆?帕佛的妻子当年总是和他一同旅行。这样子最能彻底表现乡下人的气息,谁都不容易起疑。”
    坚迪柏说:“我没有妻子,虽然曾经有几位女伴,可是如今,她们都不会愿意假扮我的配偶。”
    “这点我们都晓得,坚迪柏发言者。”德拉米说,“可是只要有个女人在你身边,别人就会理所当然将你们视为夫妻。志愿者一定找得到,如果你认为需要携带书面证明,我们也能为你准备。总之,我认为应该有个女人与你同行。”
    一时之间,坚迪柏几乎喘不过气来。她总不至于是指……
    这是分享功劳的一种计谋吗?她是否在争取联合领导权,或是两人轮流职掌第一发言权?
    坚迪柏绷着脸说:“我受宠若惊,德拉米发言者竟然想自己……”
    德拉米突然张口大笑,同时双眼直视坚迪柏,露出近乎真挚的眼神。坚迪柏知道又掉进了陷阱,他的表现愚蠢之至,在座众人绝不会忘记这一幕。
    她说:“坚迪柏发言者,我不会莽撞到想要陪你出这趟任务。这件任务是你的,也只能属于你;正如第一发言者的职位将是你的,也只能属于你。我没想到你会要我跟你作伴,说真的,发言者,我年纪不小了,早就不认为自己是个美娇娃……”
    其他发言者全部露出笑容,就连第一发言者都忍俊不禁。
    坚迪柏承受了一记重击,为了避免输得更惨,他也学着她故作轻松状。这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。
    他尽可能用温和的口气说:“那么你的建议到底是什么?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从未想到你会希望和我作伴。你擅长的是主导圆桌会议,而不是处理纷乱的银河事务,这点我很明白。”
    “我同意,坚迪柏发言者,我同意你的说法。”德拉米道,“然而我的建议,跟我刚才提到你该扮成阿姆行商有关。想要百分之百掩人耳目,除了一个阿姆女子,还有什么更适当的旅伴人选?”
    “一个阿姆女子?”在极短时间内,坚迪柏连续两次惊慌失措,其他发言者都当成笑话看。
    “就是那个阿姆女子。”德拉米继续说,“就是那个救过你一次,使你免遭一顿毒打的女人,也就是那个用崇拜的目光瞪着你的女人。你曾经探查过她的心灵,而她因此不知不觉再次助你脱险,而且是比毒打严重无数倍的危险。我建议你带她一起走。”
    坚迪柏的直觉反应当然是拒绝,但他知道她期待的正是这个答案,这就会让其他人看更多的笑话。现在的态势已经很明朗,第一发言者急于打击德拉米,因而迫不及待地任命坚迪柏为继任者,即使这样做本身并没有错,德拉米却一下子使它变
标签:拉斯维加拉斯357cc

上一篇:坚迪柏是最年轻的发言者
下一篇: 他可以确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