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洛拉特吓了一跳

 拉斯维加斯357官网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3 14:23
裴洛拉特吓了一跳

我们还有两分钟:120……115……110……注意看显像屏幕。”
    裴洛拉特依言行事,他的嘴角绷紧了些,还不知不觉屏住呼吸。
    崔维兹轻声倒数:“15……10……5、4、3、2、1、0。”
    他们没有察觉丝毫的运动,也没有丝毫其他感觉,显像屏幕的画面却陡然起了变化。星像场明显地变得稠密,银河则消失无踪。
    裴洛拉特吓了一跳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    “什么怎么回事?你穷紧张,但那是你自己吓自己。你根本没有任何感觉,承认吧。”
    “我承认。”
    “这就对了。在遥远的过去,当超空间旅行相当新颖的时候——总之是根据书上的记载——在跃迁过程中,乘客体内会出现一种古怪的感觉,有些人还会感到头晕或想吐。这也许是心理作用,但也可能不是。不管怎么说,随着超空间经验持续累积,以及设备不断改良,那种效应就逐渐降低了。借着像我们这台电脑的帮助,任何效应都会远低于感觉的阈值。至少,我自己这么认为。”
    “我必须承认,我也一样。现在我们在哪里,葛兰?”
    “只不过才跨出一步,来到卡尔根星域而已,前面还有一段漫长的路程。在我们进行另一次跃迁之前,得先检查一下这次跃迁的准确性。”
    “我担心的是,银河到哪里去了?”
    “在我们四面八方,詹诺夫,如今我们已经身在其中。我们只要调整显像屏幕的焦距,就能看到银河更遥远的部分,它看来好像一条横跨天空的亮带。”
    “所谓的‘星桥’!”裴洛拉特兴高采烈地叫道,“几乎在每个住人世界上,都有人如此描述夜空的银河,但在端点星上就是见不到。让我看看吧,老伙伴!”
    显像屏幕突然向一方倾斜,星像场随之倾泻而下,不久之后,一个发出珍珠般光芒的天体几乎占满整个画面。那个天体逐渐变得狭窄,接着再度膨胀,画面则始终锁定它。
    崔维兹说:“靠近银河中心的星像场较密。然而,如果旋臂中没有那些暗云,它看起来还会更稠密、更明亮。在大多数的住人世界上,都能看到类似的夜空景象。”
    “在地球上也是一样。”
    “没有什么特别,不能用来作为辨识地球的一种特征。”
    “当然不能。但你可知道——你没研究过科学史吧?”
    “没有真正研究过,不过自然还略知一二。话说回来,如果你真想问任何问题,可别指望我是专家。”
    “由于进行这次跃迁,使我又想到那个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。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宇宙模型,在这个宇宙中不可能有超空间旅行,而真空中的光速就是速度的绝对极限。”
    “的确如此。”
    “这种宇宙的几何结构,使得任何物体的速度都小于光速,也就是说,我们刚才那个位移所需要的时间,不可能比光线行进相同距离的时间更短。假如我们真是以光速运动,我们所体验到的时间,将和宇宙中一般的时间不同。比方说,假设此地距离端点星四十秒差距,那么我们若以光速飞来这里,就完全不会感到时光的流逝,但是在端点星以及银河其他各处,已经过了大约一百三十年。而我们刚才完成的跃迁,速度还不只是光速,实际上等于光速的千倍万倍,但其他各处的时间几乎没有变化,至少我希望没有。”
    崔维兹说:“别期望我能告诉你‘欧朗京超空间理论’的数学架构。我只能这么说,如果你在普通空间中以光速运动,那么每走一秒差距,外界的时间就会流逝3.26年,正如你刚才所说的。这就是所谓的‘相对论性宇宙’,人类很早就有所了解,甚至能回溯到史前史的时代——我想,那是你的学术领域——这些物理定律至今未被推翻。然而,当我们进行超空间跃迁时,并未受到那些条件的限制,也就是说狭义相对论并不适用,物理法则也因此有所不同。就超空间的观点而言,银河只是一个微小的物体——理想状况是一个零维度的点——根本不会产生任何相对论性效应。
    “事实上,在宇宙学的数学表述中,有两种不同的银河符号:Gr代表‘相对论性银河’,其中光速是速度的极限;而Gh代表‘超空间银河’,其中速度并没有真正的意义。就超空间的观点而言,所有的速度都等同于零,因此我们并未运动;而相对于普通空间,运动速度则是无限大。除了这些,我无法再作更多的解释。
    “喔,我还可以告诉你一点,在理论物理学中,有个捉弄人的精彩把戏,就是把只有在Gr才有意义的符号或数值,代进处理Gh的方程式中——反过来也行——然后叫学生去解出答案。学生极有可能坠入陷阱,而且通常无法察觉,因此算得汗流浃背,气喘如牛,就是算不出结果,直到哪位好心的学长一语道破,他才能脱离苦海。我就曾经着实被这样捉弄了一番。”
    裴洛拉特严肃地考虑了一阵子,然后一头雾水地问道:“可是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银河?”
    “都是,端视你的行为而定。假设你想从端点星的甲地到乙地,你可以坐车走陆路,也可以坐船走海路。不同的路途有不同的情况,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端点星,陆地还是海洋?”
    裴洛拉特点了点头。“类比总是有危险的,”他说,“但我宁可接受这个类比,也不要再去钻研超空间的意义,否则会有精神错乱的危险。从现在起,我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目前的工作上。”
    “我们刚才的跃迁,”崔维兹说,“可以视为前往地球的第一步。”
    但他暗自想道:我怀疑,终点可能并不是地球。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02
    
    
    “嗯,”崔维兹说,“我浪费了一天的时间。”
    “哦?”裴洛拉特正在为藏书编索引,“此话怎讲?”
    崔维兹两手一摊。“我并不相信电脑,因为我不敢,所以我作了一次比对,比较我们目前的位置和跃迁的预定位置。结果差异在测量误差之下,也就是说侦测不到任何误差。”
    “那太好了,不是吗?”
    “不只是太好了,简直是不可思议,我这辈子还没听过这种事。我经历过许多次跃迁,也曾经用各种方法和各式设备亲自操作过。在学校的时候,我只能用掌上型电脑进行计算,然后送出一个超波中继器来检验结果。我自然无法用太空船做实验,因为除了经费不允许,我也很可能会让它在跃迁后,出现在一颗恒星的肚子里。
    “当然,我从来没有那么差劲,”崔维兹继续说,“可是每次都会有相当大的误差。即使由专家来操作,误差也在所难免。这是无法避免的,因为变量实在太多。这样讲吧,空间的几何已经复杂得难以处理,再加上超空间,两者的复杂度相加相乘,使我们想要装懂也做不到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一步一步走,而不能凭借一个大跃迁,从这里直接跳到赛协尔去。因为距离愈远,误差就会愈大。”
    裴洛拉
标签:拉斯维加斯357官网

上一篇:步步为营
下一篇:否决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