邪者身边全系书本

 拉斯维加斯357官网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3 14:27
邪者身边全系书本
悔。
    他又说:“为什么不愿意做个农妇呢,诺微?”他只需要动一点手脚,就能使她对这个命运心满意足,然后再影响一个阿姆乡巴佬,让他乐意把她娶回家,并且让她死心塌地跟着他。这样做不会有任何害处,而且是一种善举。但这是违反法律的行为,因此连想都不该想。
    她回答说:“我不做。农夫系大老粗,每日在泥巴里打滚,自己也变成一团泥巴。若我做农妇,我也变成一团泥巴。我会失去时间读书写字,我会遗忘。我的脑袋,”她伸出手来指着太阳穴,“会变馊和腐坏。不!邪者系不一样的人,系有心人!”坚迪柏明白,她其实是指“聪明人”,而不是“思虑周到的人”。
    “邪者身边全系书本,”她继续说,“还有……还有……我忘掉它称什么名字。”她比划了一个动作,有点像在操作什么仪器。若是没有接收到她的精神辐射,坚迪柏根本猜不出她的意思。
    “微缩胶卷。”他说,“你怎么听说过微缩胶卷?”
    “从书本里头,我读到许多东西。”她得意地说。
    坚迪柏再也按捺不住好奇心。这是一个不寻常的阿姆女子,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像她这样。第二基地一向不吸收阿姆人,可是诺微若再年轻一点,比如说只有十岁……
    真可惜!他不愿骚扰她,绝对不愿意。可是,如果不能观察一个不寻常的心灵,从中学到更多的精神力学知识,又怎么配做一名发言者?
    于是他说:“诺微,我要你在这里坐一会儿。心情尽量放平静,一句话也别说,也别想要说什么。只要想着睡着了,你懂吗?”
    她的恐惧感立刻复发。“为何要我这样做,师傅?”
    “因为我想考虑一下,怎样才能使你成为学者。”
    毕竟,无论看过多少书,她终究不可能了解身为“学者”的真正意义。因此有必要了解一下,她心目中的学者到底是什么样子。
    他开始探入她的心灵,手法无比精妙又极度谨慎,并没有真正接触,却能感知其中的内容。就像将手掌放在光滑的金属表面,而不留下任何指纹。结果他发现,她以为学者就是永远在读书的人,至于为什么读书,她却连丝毫概念都没有。对于她自己成为学者这件事,她心中的图像是继续日常的工作,煮饭、洗衣、擦地、搬运东西、听从吩咐。只不过是换成在大学里干活,因此可以接触许多书籍,而她也能有闲暇读书,然后就能“变得有学问”,但那只是非常模糊的念头。将这些想法加在一起,等于她想在这里做个仆人——他自己的仆人。
    坚迪柏不禁皱起眉头。一名阿姆女仆——平庸、粗俗、无知、迹近文盲——简直难以想象。
    他只需要改变她的想法就行了。一定有办法能调整她的欲望,让她心甘情愿当个农妇。这必须做得不着痕迹,要让德拉米也无从挑剔。
    或者她正是德拉米派来的?这会不会是个精心策划的阴谋,目的是引诱自己去干扰一个阿姆心灵,然后就被抓个正着并遭到纠举?
    荒唐,他果真出现了妄想症的迹象。在她单纯心灵的某个角落,精神细流需要稍加转向。只要轻轻推一下就行了。
    这样做是违反法律的,但是,不会有什么害处,也不会有任何人注意到。
    他陡然停下来。
    向后退,向后退,向后退。
    太空啊!他差一点就没注意到!
    难道自己真的产生了幻觉?
    不可能!现在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那里,他能辨识得清清楚楚。有一根最细微的精神纤维显得凌乱——一种不正常的乱象,可是又过分细致,几乎没有分歧。
    坚迪柏赶紧钻出她的心灵,轻声说:“诺微。”
    她的目光重新聚焦。“什么事,师傅?”
    坚迪柏说:“你可以在我手下工作,我会让你成为一名学者……”
    她眼睛一亮,兴奋地叫道:“师傅——”
    他随即察觉她要跪在自己脚下,连忙伸出双手,使劲抓住她的肩膀。“别动,诺微。待在原处,不要动!”
    他好像在跟一只稍微受过训练的动物讲话。直到看出命令贯穿她的心灵,他才松开手。刚才抓着她的时候,他感觉到她的上臂肌肉好结实。
    他说:“假如你想成为学者,就要表现得有学者的模样。这就代表说,你随时要保持肃静,随时要轻声细语,随时要听从我的指导。此外,你必须试着学习我的说话方式,还得和其他的学者接触。你会害怕吗?”
    “我不会惊吓——不会害怕的,师傅,只要你跟我一起。”
    “我会跟你在一起的。不过,我得先为你找一个房间,替你安排盥洗室、餐厅座位和适当的衣着。你必须穿得像个学者才行,诺微。”
    “这些系我全部……”她的口气突然变得哀伤。
    “我们会帮你找些合适的衣服。”
    坚迪柏知道必须找个妇人帮忙,请她替诺微准备一些衣物。他还得再找一个人,教导这个阿姆女子基本卫生习惯。毕竟,她现在穿的衣服可能是她最好的行头,而且她显然刻意梳洗过,但她身上仍旧有一股异味,闻起来有些不舒服。
    除此之外,他还得跟她划清界线,不能让人产生误会。第二基地的男人(女人也如是),有些偶尔会出去找阿姆人寻欢作乐,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。只要从头到尾没有干扰阿姆人的心灵,绝不会有人对这种事大惊小怪。坚迪柏自己从来不喜欢这样做,他认为校园中的男女关系就能满足自己,所以不必再去寻找或许更狂野、更有味的性爱。跟阿姆女子比较起来,第二基地的女性显得苍白瘦弱,可是她们个个都很干净,而且皮肤光滑细嫩。
    不过即使引起误会,让人暗笑他这个发言者做得太过分,不但爱打野食,还把一个阿姆女子带到自己的房间来,他也必须忍受这种尴尬。因为,德拉米发言者与圆桌会议的其他成员,势必会跟自己决裂,而在那场即将来临的对决中,这个农妇——苏拉?诺微——将是自己致胜的关键。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    
04
    
    
    坚迪柏整天都没有再见到诺微,直到晚餐后,帮诺微打点的那位妇人才又将她带到他面前。今天早上,坚迪柏曾对那妇人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解释——至少要她相信,他们两人没有肉体关系。妇人似乎听懂了,或者应该说,起码不敢表现出不解的模样,这样也许就够了。
    此时诺微站在他面前,脸上同时流露出害羞、骄傲、困窘、得意等等错综复杂的表情。
    坚迪柏说:“你看来真不错,诺微。”
    她们帮她找的衣服竟然极为合身,而且她穿起来一点也不显得滑稽。她们是否帮她束过腰?帮她把胸部托高?还是她穿着农妇服装时,这些部分无法突显出来?
    她的臀部十分突出,但是不至于难看。当然,她的面容仍然平庸,不过等到被晒黑的肤色褪去,她又学会如何打扮之后,看起来就不会太丑了。
    一定是旧帝国的幽灵作祟,那妇人

标签:拉斯维加斯357官网

上一篇:还是把诺微当成了他的情妇
下一篇:在早已过了他平日的起床时间